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双花段子,治愈向。

治愈一下被扫黄扫得人心惶惶的lofter(×
ooc可能,请及时撤离。






孙哲平从不发短信也很少打电话,充一次话费大半年不用交。张佳乐的话费就多得夸张了,流量包短信包这那加一起最少一百。张佳乐是典型的手机依存症,孙哲平不止一次发现张佳乐歪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睡着,第二天醒来摸不到手机就跟孙哲平大打出手——虽然从来没赢过——只好改成严重抗议。对此健康宅男孙哲平表示理解不能,但从不阻拦。
其实孙哲平发过短信的,手伤退役的时候给张佳乐发过。但是那段时间张佳乐根本不开机,后来干脆直接换了手机卡,那条短信也就一直都没看到。
俩人再见面的时候是在赛场上,比赛结束后出场的时候张佳乐丢了个纸团给孙哲平。孙哲平展开纸团,一串陌生的号码用熟悉的笔体写在上面。他转头去找张佳乐,后者已经跟林敬言勾肩搭背地讨论去哪吃夜宵了。
于是这年的夏休期,张佳乐收到了孙哲平的短信。
“出来度假吧。”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俩人在外面玩得忘乎所以,直到张新杰的归队通知发到张佳乐手上俩人才惊觉假期已经将尽。张佳乐老大不情愿地定了机票,孙哲平拍拍他的脑袋,没说话。
归队前一天孙哲平拎张佳乐去早睡,黑暗里张佳乐孜孜不倦刷着微博觉得后背上粘着两道目光。他一转头直直撞上孙哲平的目光,深黑的眸子暗光涌动。
张佳乐毫不犹豫地拿被子把自己从头裹到脚。
其实有的事情就差那么一点,明明彼此都心知肚明。比如孙哲平和张佳乐,作为曾经最亲密的搭档,又怎么看不出彼此眼底的漫漫情愫。
张佳乐决定捅一捅窗户纸。他觉得脑子有点烧,当然不是真发烧了——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冲动,张佳乐不明白,也压根没打算明白。
他在被子里摸出了手机。半分钟后孙哲平收到一条短信。
“哎大孙,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试试。”
真是弱爆了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当面说吗,张佳乐把自己整个埋在床里。然后他被一双手从床里挖出来,孙哲平看着他的脸,目光沉静,两人在浅淡的月光中对视。
孙哲平的嘴唇动了动。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