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ma/刀男/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ff14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
恋人@岭上归鹤

【弹丸论破v3/王马小吉】“光”。

※瞎几把写,爽着玩儿,没有意义,题目都是临时编的。

※主要是为了推歌。不看文也行,请听歌,求你了.jpg。

※作业bgm:光よ - NECTO(av18096716)

ALICE - Fukase(av3537037)

※王→最的单箭头隐晦描写及对v3世界观的妄想包含。


他看见了世界的尽头。

既不是繁华的都市,也不是燃烧的建筑。那是他生而为人时不曾见过的风景,光点在一片虚无中牵连成线,构架出不存在的道路。他踏足上去,似乎有什么弹跳了一下的触感。

什么嘛,这就是我的结局啊。

他像是略带不满地呢喃,在那光亮的细线上放步奔跑。这里明明如同终结之地般一无所有,却广阔无垠;那些不明所以的丝线互相重叠缠绕结出脉络,向四面八方以呼吸着的姿态缓缓舒展,融入虚无,永无尽头。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死后世界,那看起来未免也太过无聊。这如同从科幻电影中剪辑出来的片段拼凑成的世界实在单调,——或许某种意义上这才是无穷无尽的地狱。


线以十六条一组的数目捆束着。

它们各自有着或鲜明或黯淡的色彩与光芒,长短不一地飘在空中。有些线已经走到了尽头,有些则还延伸到看不见的远处。

他随手抓住了一束。

这一束的颜色他大体认得。草绿色的线起始点连在另一束上又很快断掉,仿佛这一侧才是它的起点;墨青色的线仔细分来有两根,它们紧密地交缠在一起如同恋人。金粉色的他也记得,这不是他活着的时候经常欺负的那个恶口又懦弱得不行的小○○嘛;至于这一根……哎呀,和临近的颜色相近的一根也混在一起了,而且看起来马上就要断了的样子。

指尖捻起了相互缠绕的线中紫色更重的一根。关于这一根他不想过多评价,仅是从这蒙着模糊光效粗细不均的样子来看它也根本没打算要人评价;和其人生前一样难缠,或许死后也相差无几。从这根线上正往下掉落光亮的碎片,仔细看去那像是马赛克,又在碎片中倒映着0和1的影子。

并不是所有的线都有终点。比如那根墨蓝色的线就笔直通向了黑暗——与它一同的两根红黑相间的线也是他生前所熟知的。原来○○妹妹也活下来了吗,这可真是让人大吃一惊的剧本啊。

湖蓝色的线从一开始他就有些在意了,这条线截断了点缀着金与紫的桃粉色。现在它终于在墨蓝色的线干扰下露出了藏在虚空中的尽头:那是被黑白色的线吞噬的终焉。

这黑白的颜色还真是和○○○一样让人不快啊。不过在这里它总不会唔噗噗地笑出声了吧?

活着的时候没能完全做到,死后却反而有了当面对质的机会——说来还是挺让人发笑的。


他捏住了湖蓝色的线,指甲紧紧地掐在上面。


一瞬间仿佛整个时空都错乱般,自他的视野中浮起了大量马赛克样的碎片,然而不过一秒钟他便反应过来那不过是他自己的眼睛开始被分解成数据了而已。

这里本是不存在的空间,是堆积废弃数据和已使用完毕的角色备份的垃圾场,本不该存在所谓坠落这样的概念;他却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身体在下沉,有什么东西抽丝剥茧地离开自己的身体。

这是那条线自保的手段,也是它从一开始就使用过的招数;现在它正如当初截断草绿色与桃粉色一般缠绕着自己的脖颈层层收束,以求在自己被破坏前先消除他这威胁到自己安危的罪魁祸首。

从衣摆到发梢,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点点蚕食分解。他手中的线也微微颤抖着,在他脖颈和身上越缠越紧,像嘶嘶的蛇吐着信子。似乎是受这影响,那整束线也颤抖起来,纷纷脱落出细小的碎片。

一些碎片飘向他的手心,凝聚排列成一条柔软系带的形状。

他伸出空着的手去让那些碎片绕着手指盘旋收束,蓦地想起那双微蹙着的灰绿色眼睛。

手指尖也开始分解。湖蓝色终于开始解决这最为关键的地方;他用尚还完好的手把湖蓝色的线在自己手腕紧紧结住,极其顺手地打了个死结。

小○○直到最后也都还挺有用的嘛。要是愿意当我的朋友那就更好了。


啪嚓。


在这既没有光也没有希望的空间里,传来了轻微的碎裂声。

虚无是什么概念呢?是“无”,是眼见非真,是南柯一梦,亿万年的星河流转不过了了,他或她或她或他的许多伤感的悲情的伟大的震撼的故事也到此终结。

并非真实存在的线断裂的触感十分奇妙——如果那真的可以被叫做触感的话;它现在软软地垂下来化作同样的碎片,总算是没有再纠缠着延伸出去的几根了。

这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他在被彻底分解成数据碎片的前一秒看见了星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