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荣耀怪谈录】无头骑士与接引人(伞修)

※单元式大长篇,目前cp向为伞修,韩张,双花,江周,方王,双鬼,林方,喻黄,卢刘,孙肖,高乔。
※只打对应cp的tag,收看全文请订阅“荣耀怪谈录”tag。订阅“少年蓝”tag可同时收看“少年蓝都市传说”。
※原创角色全程讲故事打酱油。
※ooc欢迎一起来纠正。
※怪异paro,都市传说/神话元素/奇幻元素包含。
※大量原创怪异及我流怪异设定出没。
※流水账。
※周更。



——《荣耀怪谈录》——
与一般的记录「怪异」们的特征、通用外貌、行为活动等的书不同,专门记录「怪异」中的个体们的日常生活、恋爱、工作等的书。
孤本,作者不明,目前被一名身份不明的少年所持有。
据说书里是没有字的。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说如果深夜时分在闹市区找到一座看起来很古老的院落,推门进去,会有眉清目秀声音清朗的少年为你讲述那些你闻所未闻的故事。


晴朗的夜,无云,月光皎皎。你有些紧张的双手交握,看着对面的少年。少年宽衣长袖,怀里抱着一本书。许是察觉你投来的目光,少年打开书,朝你歪过头,笑一笑。
“可以开始了吗?”

————————————————————————————————————————
你好,我叫少年蓝。名字听起来很奇怪吧?别在意,名字只是个符号而已嘛。
我其实不会讲故事啦,故事都是这本书里面的。喏,就是这本《荣耀怪谈录》。怪异们一般都不大喜欢自己的故事流传在外的,所以我偷偷讲给你,你可不要出去给别人讲哦。
不过同样的,虽然书里记得很全,但是有的怪异因为种种原因会把一部分故事划上“不可说”……还有的会直接把自己那几页撕掉,真是难办啊。
呀,好像说多了。
……那我们就按照书的记载顺序来讲吧?
第一个故事呢,是关于无头骑士跟接引人的故事。
————————————————————————————————————————
这本书里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叫荣耀市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荣耀市在哪,也没有人知道要怎么到达荣耀市。或许你在路上走,转个弯就到了荣耀市的商业区;也或许你在车上睡着了,睁眼醒来就发现自己坐在荣耀市的025路车上。
荣耀市是专门容纳“怪异”们的地方。它面积非常大,是我们认知里的市面积的好几倍。除了数量众多的人类,大量的怪异也都在此安家落户。即使是常年漂泊在人间的怪异,也都会在荣耀市留一处房产,以便随时回来工作生活。
怪异们通常都是不可思议的。比如青面獠牙的鬼守,摘下面具可能是柔弱的小女孩;夜里敲着烟管提着灯笼双峰高耸的灯女,白天却是英气逼人的帅气青年。
当然,怪异们并不是一来到荣耀市就能够安家落户的。虽然也有这样运气绝佳的怪异,但大多数怪异还是要自食其力,或者被接引人带到固定的中转站,由中转站安排去处。
苏沐秋就是这样一个怪异。
五好青年苏沐秋,刚刚年满十八步入犯罪了也没法令条文护着的成年人一员,过马路时不慎被违规行驶的车子撞飞丢了脑袋,化身无头骑士成功成为怪异的一份子。
苏沐秋站在荣耀市的街上,心下迷茫。他这人好歹是个心宽的,既来之则安之,对于自己不小心变成了无头骑士的事实也是马上接受。只是除了脖子上头空落落的一时间习惯不过来之外,自己何去何从跟自己的能力,全部都是未知。
有个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他下意识的回头——虽然已经没有头了——“看见”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叶修你怎么在这?!?!”
话出口苏沐秋自己都被吓一大跳,没有脑袋怎么说的话?
叶修也愣了一下:“不是吧你小子,你也混到这儿来了?”
所以说有的时候人生,不,怪异生还是很奇妙的,比苏沐秋提前一年来到荣耀市的叶修这么感慨。

其实一般来说,无头骑士不是没有头,而是他们的头不在自己脖子上待着,比如抱着,背着,扛着,装着,自己出去流浪去了……
咳扯远了。
总之苏沐秋现在大概就处于“脑袋出门流浪了”的状态。
对此叶修表示无能为力。
“接引人接引的是会动的能跑的怪异,我上哪给你找脑袋去?”
苏沐秋表示出了对叶修强烈的鄙视之情后骑着摩托车走了。
……所以说动漫看得多还是有好处的。
啊?你问什么关系?
因为苏沐秋现在做着跟塞尔提一样的工作啊。

其实怪异的生活跟人类没什么差别的,吃饭睡觉工作该干嘛干嘛。
……哦,对于现在的苏沐秋来说是不存在吃饭这一项的。
叶修在兴欣娱乐城的网吧部上班,而且是夜班。所以基本上每天苏沐秋刚要出门,就撞上叶修顶着个黑眼圈回家。一开始苏沐秋还能提醒两句让他好好休息,时间久了也就懒得管了。
家务两人一人一半,苏沐秋不吃饭叶修不在家吃饭,两个人睡在一个家里却过着几乎没有交集的生活。
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或许吧。

即使是怪异也是会做梦的。
苏沐秋经常在做梦的时候梦见叶修还没成为接引人的时候的生活。那时候苏家兄妹跟叶修拼租一间单卧的公寓,女孩子睡卧室男孩子睡沙发跟地毯,三个人在一起吵吵闹闹的过日子。男孩子们趁女孩子不在的时候会搞一些男孩子之间的恶作剧,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想想还挺怀念的。
但是到底在怀念什么呢?苏沐秋问自己。
尤其是当苏沐橙意外变成了猫妖并且找到了他们之后,他仍然在怀念。
到底在怀念什么呢。
苏沐秋忽然想起来,他跟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所谓的机缘巧合是什么呢?
叶修看着手里的快递盒子笑得意味深长。
“这不是回来了嘛……虽然花了不少钱是挺亏的。”

苏家兄妹是孤儿院长大的,没有生日。后来苏沐秋就给苏沐橙定了个生日,再后来叶修就给苏沐秋定了个生日。说起来挺傻的,就是叶修跟苏家兄妹合租房子那天。
“这样好记,每次你过生日那几天都得准备交房租。”
苏沐秋二话不说举起锅铲来抡他。
后来叶修消失了,苏沐橙被安排去住校,苏沐秋住在打工的地方,也就忘了这个日子了。
所以当苏沐秋某一天结束了工作回到家,推开门发现黑漆漆的屋子里有个点着蜡烛的蛋糕的时候,他着实愣了一会儿。
叶修举着刀叉坐在蛋糕旁边:“你吃不吃啊?不吃我吃了啊?”
没脑袋我吃个鬼啊!
苏沐秋刚想反驳,叶修一拍脑袋:“哦忘了你没脑子,来来来生日礼物收着。”
……虽然没脑子也没什么不对的但是听起来好不爽啊。
叶修开了灯,招呼苏沐秋过来:“自己的礼物自己拆啊。”
方方正正的一个盒子。苏沐秋没多想就打开了,结果跟自己的脑袋来了个深情对视。
……好像它还自己长了?比以前长得成熟点了的样子。
苏沐秋对着自己的脑袋傻愣神,叶修把脑袋抱起来:“站直了,花了不少钱买回来的当然得给你好好安上。”
苏沐秋还没回过神来,人倒是站直了。叶修把他的脑袋安上去,在接口处揉了又揉,直等到接口愈合。
其实感觉没有太大差别,就是脖子上比以前沉了。叶修离得他太近,短短的睫毛跟眼睛下面一圈青黑和微肿的眼袋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接口刚长好苏沐秋就对着叶修的脸亲下去了。
虽然事后苏沐秋将之归结为脑子不听使唤发生的意外事故,但是他当时确确实实是整个唇都贴了上去。
只是贴了片刻而已。
大概是脑袋刚接上,苏沐秋还没怎么回过神来,甚至都没太搞明白刚才自己干了什么。
直到他听见叶修一声嗤笑:“苏沐秋你行不行啊?接吻都不会啊?”
——谁闲着没事会这个啊?!?!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反驳,叶修已经勾着他脖子亲上来了,带着点挥之不去的烟味。
……不过还不错。
苏沐秋迷迷糊糊不明所以的跟叶修纠缠着,想。
……还是挺好的。挺暖和的。
……人类的温度。
不对,是叶修的温度。
嗯,叶修的温度。

————————————————————————————————————————
“这个故事往下就没有了。”
少年合上书,带着点歉意地微笑着。
月光很亮,足以赶路。你道谢,起身,准备离开。
你没有注意到少年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翻过书页。而书里,也根本就没有一个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