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叶喻】叶之怀州(1)

※民国paro,叶喻,大概可能也许有肉(没时间写的话就只能拉灯了(好意思吗。
※对民国了解有限,有知识性错误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
※篇幅可能会比较长?
※前端暖心后半BE,会手动分割线。吃不下BE的追到分割线就可以了。
※原创角色成堆出没。
※周更……尽量吧?






1.
离家归离家,听说了叶秋被打伤的消息,叶修还是从杭州赶回了北京叶公馆。兄弟俩虽然见了面就拧着干,到底是手足兄弟,出了事心里都燎着份焦心。
北京的五月份已经开始透着闷热,叶修想去叶秋房里看看,被娘姨拦在了二楼楼梯口。新来的娘姨胳膊上搭着没来得及放下的手巾,说叶秋伤的不轻,医生说要静养,不让随便上楼打扰的。
叶修觉得莫名其妙,我是叶秋他哥我还不能上楼看看了?
小娘姨一口回绝,医生说的不让打扰,老爷太太都是每天早上固定的时间来看的,大少爷你就别搁这儿添乱了还是先去见见老爷太太吧他们这些天可没少念叨你。
叶修无奈,刚打算下楼去,一青年就拎了小箱子上楼来,俩人在楼梯上擦了个肩,青年一径往楼上去了。
“啊,那个是给二少爷看伤的医生,喻医生。姓挺生的,听说是前些日子刚从德国回来的,手艺好着呢。”
小娘姨用了带点崇敬的眼神望喻医生去的方向看:“老爷说了,请他来看二少爷的伤,就肯定没差错了呢。”
小娘姨说话有点生涩的咬文嚼字的感觉,叶修估摸着可能是叶秋上学时候没事干又教下人念书了。

自从叶修跑到杭州折腾西药生意以后叶秋就被老太爷押到大学念书,念的是时下最热门的政治系。念了大半年,和平会议结果传到国内,一石激起千层浪,举国上下一片愤慨。紧接着政府有意向在条约上签字的消息也一并跟回国,没过几天就爆发了学生们的大游行。叶秋上的也算是北京数得上名的好大学,青年人正是气盛的时候,他又是个能作的主,二话不说跟着游行示威去了,结果警察乱抓学生,还开枪伤人,叶秋胳膊吃了一枪子儿,刚开始请的医生看了没起色,这才请了喻医生还把叶修叫回家来看着。喻医生全名喻文州,原先是广州人,不知怎的打国外回来就直接在北京落了脚做医生,一来二去有了点名,尤其看外伤看得在行,叶老太爷这才舍得下大价钱请喻医生一天一次往叶公馆跑。
老太爷总爱念叨这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叶修怕了听老太爷念叨,在家都跟老太爷绕道走,要不就出门躲着,偌大个北京城,早够他绕。那厢苏家兄妹电报催着问他怎么个情况,叶修也就随便拣了几句发回去让他俩先撑会儿日子。
喻医生一天一趟往叶公馆跑,叶修有心会会他,他却总是很忙似的,步伐轻而快,身形也是飘逸的匆忙着,几乎从来不多停一会儿。有次叶修在楼梯口叫娘姨下楼来搬些东西,喻文州下楼梯来,看见叶修愣了一愣——大约是错把叶修认成了叶秋;然而马上便反应过来了,停下步子向叶修欠了欠身:“是大少爷吧?见过了。”叶修刚想说点什么,喻文州却又用轻而快的步伐走开了。他穿着墨蓝色的长衫,带着点香皂洗过的类似檀木的气味。
叶修没看清他的脸,眼睛却记得真真儿的。眼角稍微细长的挑出点去,使人想到华丽的鸟的羽尾。似乎是习惯性的含着点笑意的,说不上假笑,也说不得真,不像做事惯带的僵化的,却让人恼不得。
整个的是一团氤氲的雾气,墨蓝色的雾。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