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叶喻】叶之怀州(2)

※民国paro,叶喻,跪求挑知识性错误
※有点长,前端暖心后段BE,自带分割线
※神助攻女一号上线,不是玛丽苏更不是绿茶婊
※以周为单位进行更新






2.
不料叶秋的伤还没好,叶修就发热病倒了。原来叶修打十六岁离家外出做事,在杭州一住就是五年,不到年儿节的家都不回一次,竟是适应不过来北京的天气,着了凉了,叶老太爷只好麻烦喻文州连叶修的病一块儿看了。
结果给叶修看病的居然不是喻文州。
“他是治外伤的,一般这种小病都是我担着。”梁清枝随口解释着,一边把药液慢慢推入血管,“在德国念书的时候他念外科,我念药理。”
叶修打量这个女人。头发在阳光下有微微的栗子色,似乎是急着出门才随便扎的头发,缎带还是歪着的;皮肤很白,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左手腕挂着个玉镯子,明显比手腕大一圈,不知是镯子宽还是手腕细;穿的也不是其他留洋回来的学生那样洋气,紫红宁绸的旗袍,侧边开到膝盖下沿,袖齐肘,高筒洋袜和绸面鞋,没什么平日里见的留过洋回来恨不得从头到脚都换成日耳曼雅利安血统的感觉,反倒更像是老北京土生土长的。叶修总觉得能从她身上看到喻文州的影子,眼睛里那点笑影儿都有两分相似。
他出神那点儿功夫,梁清枝已拔了针,套好针管收进药箱侧边的回收袋,又借了他桌上纸笔开了药。字是端正秀气的小楷,全不是别家开药时龙飞凤舞的模样。
“得打几天针,药吃这个就成,直接从我家买也可以。”
正说着,喻文州的声音就从门外面飘过来:“清枝,好了吗?”
“好了好了。”梁清枝三两下收拾好药箱,那厢喻文州已倚着门望里看了。目光搁屋里轻轻巧巧转一圈,不偏不巧跟叶修望过来的眼神撞个正着,彼此心下都是一愣似同时撞进一团摸不清的雾,偏生是各走一头。梁清枝早走到喻文州旁边,手肘一碰喻文州:“想什么呢?还搁这儿愣着,不回去换套衣服准备去夏公馆?”
“没什么。”喻文州眼角一垂一弯,勾出一点淡薄的笑来丢给叶修,“就是觉得,叶大公子跟他弟弟,倒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像。”
“管那么多呢。”梁清枝推推他往外走,“该耽误时间了,夏太太不是特意叮嘱早点去的?”她这么说着,眼睛却也往屋里一探,丢给叶修一个意味深长晦暗不明的眼神。
像是看穿了什么一般的眼神。
然而只是一瞬的,两人都出去了,只有梁清枝卷珠帘时玉珠碰撞般的笑声的尾音传一点过来。叶修闭着眼睛静躺着,却总是喻文州那双淡薄的笑的眼睛在晃,挥之不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