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弹丸论破的鬼屋聚会实况(2)

王马视角,长得脑阔疼。
线下聚会的改写,所以出现了很奇怪的组合……
1指路lofter:阿斯蒙迪尔 或者直接翻我的转发。
搞事是真的好好玩啊!!!!!!
轻微夜盲王马注意。









王马是一心想着来鬼屋破坏气氛的,毕竟那么黑他看不见什么。
结果工作人员勒令不许破坏场景和跟工作人员动手。
“我觉得这句话是对我说的。”王马露出了超遗憾的表情。

那之后跟着雾切百田他们走到屋子里听录音,罪木一直紧紧抱着雾切发抖,雾切的手又拽着百田,根本没有王马可以抓的地方。
“罪木ちゃん——放开我们的霧切ちゃん啦我没有可以抓的地方了——”
这样抱怨着罪木终于把手从雾切的腰上拿了下去,王马也从抓着雾切的斗篷下摆改成抓着胳膊。百田的前面是门,门剧烈摇晃着,里面的鬼随时都会扑出来的样子,凶恶的喊叫和录音机的声音混在一起。
“呜哇好可怕我现在能出去吗?!我不想玩了!”
“罪木ちゃん冷静一点这才刚开始——”
与悠闲的声音不同的是将她推向雾切的动作,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在身后的梦野。录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录音停了!门开了吗?!”
“能开了吗?!”
百田如梦方醒,伸手去推门:“开了!没有东西!快走!”
紧随着大步冲出的百田的是雾切和她身上的罪木,王马本能地往后一看,一个长头发的什么东西正扑向梦野——
“后面!!”
王马对梦野大吼起来,并把挂着令牌的手伸到梦野身后去:“有驱魔令!!回去!!是友军!!!”
长头发的鬼明显往后退了一步,但并没有回头,而是保持着差一点就能碰到梦野的距离跟了上来。前面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储物柜,路的宽度不足两人。大家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前进着,突然哐哐砸柜子的声音和声嘶力竭的吼叫响了起来——

“当鬼真辛苦。”
王马小声——在这种吵闹的环境中姑且算是小声——地说了一句,把堵着耳朵发抖的梦野扯到了自己前面:“小点声啦大兄弟,砸柜子就行,很吵的。”
长发鬼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砸储物柜并高声吼叫。
“真的好吵啦!!”
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罪木的尖叫、雾切的催促和梦野的“我有驱魔令走开啦!!”,以及长发鬼制造的噪音和录音中婴儿的哭声。储物柜和放着药的货架到处都是,好在路是一本道,姑且还能安心走路,于是王马走得慢了一点开始试图和长发鬼搭话。
“这么吼很累的小点声啦——砸柜子就好——真的——回去以后记得吃点金嗓子——”
长发鬼不为所动,继续一边制造噪音一边把五个人往前撵。
“也太冷漠了!!我还想跟你交个朋友的你带路这么辛苦!!”
“王马くん快走啦不要和鬼玩了!!”
梦野扯着王马、追着在前面的百田等人穿过杂乱的桌椅和储物柜。有的柜子上有血迹,有的有头发。在路过某一个挂着头发的柜子的时候王马突然拉开了柜门,录音也不合时宜地传出了女人的尖叫。
“呜哇啊啊啊啊啊?!”
罪木和梦野同时惨叫起来。王马探头过去看:“什么都没有,嘁。”
“王马くん请不要再捣乱拖慢行程了。”雾切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她和百田已经走了相当一段路;两个女孩子夹着还想和长发鬼打招呼的王马追了上来。等到五个人都到齐后,百田首当其冲打开了门。

……帘子。
不是完整的块,而是条状的、长短不一的从房顶垂下来的、塑料和布混在一起的帘子,像无数招魂幡挂在房顶。惨蓝色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罪木立刻蹲下来抱成一团:“呜呜、好可怕……我不玩了、我要出去……”
“没事这里没什么!走吧!”
百田架起了发抖的罪木,雾切跟上他们的步伐在帘子下穿行。然而刚走了两步,身后就响起了梦野的惨叫:
“呜哇啊啊啊有驱魔令!!不要碰我!!”
“怎么了?!”
回应百田的是王马愉快的声音:“有驱魔令啦不要打人嘛!有话好好说是友军哦打人是违反工作规定的!”
雾切也停下来向后看,帘子那边隐约能辨认出王马的白色上衣和拿着塑料帘子的长发鬼,以及夹在他们中间抱着脑袋一动不动的梦野:“那个鬼、还在?”
“是的哦还是他!哎呀不要打了啦有驱魔令都和你说了——痛!打到眼睛了!好痛啊!”
以夸张的语调高声和长发鬼交谈着,王马把梦野护在自己前面。然而这还没有完,从长发鬼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个鬼,低着头以斗牛场中斗牛的架势冲了过来。
“——停!”
那鬼的头稳稳当当地停在了驱魔令前面。低着的高度正好,王马抬手就揉了一把。
“?!?!”
冲出来的鬼抬头瞪着王马,他的脸上化着撕裂妆,一只眼睛戴着眼罩。他恶狠狠地瞪了王马一会儿,突然伸手在王马的头用力揉了两下。
“哇啊!我的头发!你力气好大!”
“快走啦!”
被梦野拖着胳膊穿过了屋子,王马带着遗憾的表情向两个鬼摆了摆手。
“到齐了的话我就开门了!”
百田打开了下一扇门。

下一间是蓝色灯光的教室,讲桌前面坐着低着头的女鬼。王马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女鬼是人还是摆设(实际上也看不清),在教室的另一个门口处突然爆发了巨响。
“嗷啊——!!!”
“呜啊!!!!!”
女鬼的咆哮和罪木惨叫混在一起,紧接着是百田的惊呼:“不会吧、打不开啊这个?!”
“打不开吗?!”
梦野也跟着惊叫起来,雾切的声音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原路返回!王马くん!”
“好!”
王马立刻掉头就走,打开门却撞上了一个黑影。
“呜哇?!”
抬头一看,长发鬼面无表情——王马仔细一看才发现这鬼戴着面罩,是物理意义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往后退了一步,堵住了出门后原路返回的通道。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要跟着我们啦我们找路很辛苦的!”
其他四个人也都退了出来,教室的门砰一声关上了。长发鬼堵住了回去的路,前面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哇原来是带路的啊!谢谢啦!来击个掌吗!”
长发鬼并不理会上蹿下跳的王马,沿着路把他们赶进了下一个房间,关上了门。
一片漆黑。
王马的身体停在了原地。


屋子里很黑,周围围着深红色的布帘,由隐约的灯光可以辨认屋子里有高度差,也就是说哪里有台阶;头顶上悬挂着许多肢体和尸体,想也知道都是道具。
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录音和鬼们立刻开始尽职尽责地吓唬人。
“有驱魔令!!不要过来!!!”
胡乱呼喊着,百田和罪木很快就冲上了台阶,雾切也顺利地走了上去。梦野往前走了几步,也踩到了台阶上。
“王马くん?!发什么呆啊快过来!”
百田的呼喊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更大声地喊了一次:“——王马くん?!”
回应他的是少年小小的、带着凄惨情绪的声音:
“我走不了啊……”

“呜哇!!!难、难道说王马くん已经变成鬼了吗……!呜呜、我要出去……”
“又不是死掉了怎么可能变成鬼啦!”
梦野大声驳斥着罪木,得到了罪木颤抖得更剧烈的哭声。还是雾切第一个反应过来:“是看不见吧?”
“完全正确——♪不愧是霧切ちゃん真细心啊!”
和刚刚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的,充满了愉悦的情绪:“我可是有点夜盲的啊,楼梯在哪里我完全看不到哦?”
“那也不要用那么凄惨的声音吓人啊!”
嘴上抱怨着,离王马最近的梦野还是上前去,领着他爬上了楼梯。罪木也勉强停止了哭泣,百田向着门伸出了手——
“咦?”
雾切手中的灯灭了。
与之一起熄灭的是这个屋子的灯光。

百田一把推开了门:“快走!后面可能有东西!”
“没有哦!”
“稍等一下!”
王马和雾切的声音同时响起。屋子的灯也亮了,百田回头一看:
“?!这不是有东西吗?!”

雾切的手中空空如也——那个灭掉的灯不见了。
准确说它正在别人——或者说别鬼手上。
长发鬼的手指轻巧地拨弄了几下,灯又亮了起来。他把这小巧的蜡烛形状的灯放在了雾切手心,向后退入一片黑暗。

“他为什么还在啊,明明刚刚都给我们关门了!”
“大概是绕道去了工作间吧。”
“诶——那那个灯熄灭是鬼屋的一部分吗?!”
“我不认为那么简陋的灯里会有这种高成本的精细设置。”
“可是屋子的灯和你的灯是一起灭掉的哦!或者说真的有鬼在作祟灭掉你的灯也说不定!”
“呜、不要再说了、好可怕呜呜……”
“人吓人吓死人,王马くん不要再吓唬人了。”
雾切和王马一前一后地隔着两个女孩子交谈,由百田带队穿过过路狭窄的停尸间。裹着白布的尸体们横七竖八,有几个伸到路中间,撞在上面的罪木和梦野就会发出尖叫声来。
偏偏王马还没事找事:“诶梦野ちゃん,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尸体突然坐起来或者伸出手的?”
“不要再说了!!”
“这里得钻过去!”百田的声音及时打断了正准备继续讲的王马。他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率先从置物架的最下格爬了过去开门,雾切和罪木也钻了过去,紧接着王马也弯下腰来将上半身探过去,抬起一条腿来准备向前爬。
“咚!!”
“?!”
“好痛!梦野ちゃん不要踩我衣服带子啊!”
“对不起对不起!奴家也看不见嘛……”
头上磕得红了一片,王马姑且是爬了过来,梦野也跟在后面离开了置物架。前面是散发着微妙气味的卫生间,出去以后又是看不到出口的置物架房间,雾切向着置物架的一段走去,这时百田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百田くん,来这边!”
“我先去那边看看!”
高声回答着,没有灯的百田大步走向了另外一边,雾切也只能和罪木把两盏灯举起来领着身后的两人前行。屋子里没有鬼,也没有录音,只有脚步嚓嚓的声响。
“百田くん,那边有路吗?”
“好像没有——哎呀!”
“百田くん?!”
“我被抓走啦!”
“?!百、百田さん……!”
与罪木近乎呜咽的哀鸣形成对比的,是当事人百田仿佛说着我出去玩一圈就回来一样的轻松语气。
“看来是走散了,走吧。”
雾切拽着罪木向前走,王马转过头去找梦野,结果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你怎么还在啊???”
长发鬼毫不掩饰地投来了你事真多的眼神。

在长发鬼的一路堵截下,四个人终于通过了这片杂乱的置物架。屋子的尽头是门,推开门是一个L形的走廊,走廊两头都有门。
“这边打不开……这边也不行。”
雾切和(粘在她身上的)罪木挨个去推门,梦野跟在她们后面。王马一回头,发现长发鬼还站在门口。走廊的灯光稍微明亮了一些,王马就着灯光打量长发鬼,面罩,长直发,高挑的身材,怎么看怎么眼熟——
“诶,你该不会是真宫寺ちゃん吧?”
“……”
鬼是不能说话的,故而长发鬼也只是站在那里和王马对视。王马挠了挠头,突然伸出手:“这样吧,你要是真宫寺ちゃん的话就来跟我击个掌——”
“…………”
“……………………”
沉默。
就在王马快要收回手的时候,长发鬼突然伸出手来,和王马小小的手掌对击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从他旁边挤过去。
“你挤我干嘛……呜哇!诶你是要领路吗?那麻烦你了请!”
真宫寺飞快地从走廊穿过去,把打开了某一扇门的雾切和罪木堵了回来。
“这个不能走吗……那就是这个了。”
推开最后一扇可以活动的门,有灯的罪木和雾切走在前面,梦野和王马也很快跟上。

屋子里到处都是棺材。
“呜呜……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啊,好可怕……”
“都走到这里了,再坚持一下吧?”
“对、对啊,而且百田さん也还在这里面……!”
不理会哭泣的罪木和安抚她的女孩子们,王马刻意落后了一些,靠近了身后还在堵截他们的真宫寺。
“诶——难不成是假期来打工的吗?那么大吼大叫的粗暴工作还真不适合真宫寺ちゃん……嗯,不过不用露脸也是真宫寺ちゃん选择这里的原因吧?”
真宫寺沉默地走在王马身后,前面的女孩子们已经到了门口。
“王马くん——快点——”
“好——”
王马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看真宫寺。他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完成了什么使命一样。
“你到这里就不走啦?”
真宫寺点头的动作很轻。
“一路带路过来辛苦啦!”王马蹦蹦哒哒地回去,“来抱一下?就一下就一下!”
真宫寺稍稍低下头来看着王马,后者则是完全愉快无害的笑容。他沉默了片刻,向着王马张开了双臂。
“谢啦!”
王马用力拥抱了他一下并拍了拍背,随后便大步走向了门口。
就在王马踏出房门的瞬间,真宫寺突然冲了出来。
在王马背后响起了关门声,和罪木的呼救声。

评论(2)

热度(28)

  1. 阿斯蒙迪爾。白百合少年蓝。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章。cv第一章如同写流水账的雾切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