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弹丸论破组聚会鬼屋实况(一)

我是王马役((
和鬼打招呼超好玩的!

阿斯蒙迪爾。:

实时线下聚会改编。可能ooc注意。
v3戏份最多。

CV:
被迫拿着蜡烛在鬼屋一带一路的雾切。
什么也看不见瞎想和鬼们搞事的王马。
全程捂住耳朵装听不着看不见的梦野。
在外面看包顺便和舞园闲聊了的最原。
虽然一起行动但是是别组的百田罪木。
另:推车的女鬼东条小姐、进门引路的僵尸鬼真宫寺及和最原在外面闲聊的舞园小姐姐。
————————————————
(前略)

“像这样的门要不是可以触碰打开,要不是可以直接推开。要是这两种方法都打不开的话,就证明是死路。”
说着工作人员将放在门边开关上的两个蜡烛型灯各自递给两组一个,由罪木和王马接下了。
“进入房间后先不要急着开门,听完一段录音后、门会自动打开,就证明游戏开始了。”
待全员都点头了解后,穿着黄服的工作人员打开了门。百田首当其冲在连蜡烛灯都没有的状况下进入了房间。雾切跟在他身后,维持一手拖着王马腰被罪木紧紧抱住的状态走了近去。等最后的梦野进门后,房门突然就关上了。屋内一片漆黑。
借着蜡烛微弱的灯光,勉强可以看见像是一个学生寝室一样的地方。有两三张上下铺的床,床底有发着红光的录音机。百田正要伸手去开门,就从门对面传来了砰砰的砸门声和鬼吼。
“……!呜呃呃……!?有鬼啊……!”
罪木将手收得更紧整个人挂在了雾切背后,“好可怕啊……!我不要玩了!我要出去!”
“罪木ちゃん、冷静一点啦,冷静一点。反正我什——么都看不见。”
王马.夜盲.站着说话不腰疼.小吉很没事人地摊了摊手。门外的鬼敲的没有那么厉害了,录音机也开始播录音、似乎是关于宿舍里发生过杀人事件之类的事情。提防着床上会不会突然有鬼扑上来,雾切往远离床的方向挪了一点回头往蜡烛光源的方向开口:“王马くん、你拿着灯的吧,那你走前面吧。”
“我不行了的啦,一开始都说我看不见了的吧?雾切ちゃん走前面就好了、来灯给你——”
“……。”
早有预想会变成这样但这一刻来的确实也太快了些。录音似乎快要播完了。沉默地收下递到手里的蜡烛,雾切正打算回头看一眼后方几人然后往前走,只不过一回头正好撞上从入口的门处闯进身穿僵尸服化着妆的鬼——嗷嗷大吼着向最后的梦野扑来。
“!?”
“啊啊啊!?”
“驱魔令!我们有驱魔令喔大哥所以冷静一点、是友军哦!”
因为惊吓一时间没能看见鬼是谁,不管有没有用总之先将手中令牌对着鬼一举、对方也好像确实停住了。
“百田くん、开门!”
“哦、哦哦!能开了吗?啊能开了啊!好耶!”
“走了!”
被七十八期的少女侦探前辈提醒了一嗓子才恍然大悟过来的百田一把推开面前的门。雾切也抓住身后两人维持身上挂着罪木的状态紧随其后冲过进去。门后变成了虽然昏暗但比起先前来说没什么可怕的学校走廊,很短的一段紧接着尽头就是两扇教室门。
“呜、呜呜,快走吧我不要和大家分开……”
“不不、在那之前麻烦你先放开我们组的霧切ちゃん啦,要是被拆散时你带着她的话我们可就麻烦了。啊我说鬼大哥我们有令牌哦真的有所以别追我们了来击个掌嘛——”
“好了别管那边啦——罪木!来我这边!”
“呜、呜诶,好的……”
颤颤巍巍拿着蜡烛跟到了原组的百田身边,罪木和他首先推开了靠尽头的一道门。
“你们也走快一点,王马くん、鬼已经不追上来所以别想着和鬼击掌了快些走……梦野さん也是别留在那里了。“
想要跟上去却即使拖后面两人也不动,雾切不得已回头将蜡烛照给两人,王马正一手拿着令牌在鬼面前晃试图去拉两手塞着耳朵闭眼装作什么看不见的梦野。
“可是她在后面嘛、如果我走的话他就会去抓她了,所以说我们有令牌不要碰啦、说起来鬼大哥很眼熟嘛那个头发是真宫寺ちゃん对吧是吧?别那么严肃是友军来击个掌……啊你请先走——”
似乎是嫌动作太慢,不知道为什么在鬼屋打工的疑似未确认是否是超高校级民俗学家的鬼突然一个转身从几人身边穿过去扒着百田进去的门看了几眼,然后转身打开旁边的另一扇门做手势示意雾切等人走这扇。
“走这里吗、一开始就要分开……嗯?”
拿着蜡烛进入桌椅胡乱堆砌的房间,雾切正打算凑近手中蜡烛照明、结果一抬头便看到对面罪木也拿着的灯光。百田组正在隔着一堆课桌的对面。
“你们也在这里啊……啊、看见了,走这里。”
将灯光往身旁照照找出一条路绕了个大圈,强行拉着还在像复读机一样试图和扮演鬼的民俗学家搭话的王马和一声不出的梦野与两人汇合。身后不知道是谁出声了说、走回你们那边的路是对的,于是几人便往百田组返回来进入这个房间的方向走。教室穿出去是堆着大堆药品柜只留下一人通路的地方。百田与罪木首先就走了进去,雾切不得不努力拽过后面的两人上来。
“都说了别管那个鬼了吧?不快点走的话、就会跟丢百田くん他们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只是想和难得装扮这么适合的真宫寺ちゃん击个掌嘛、我这就走——”
用动作代替言语将王马拽近从柜门里漏出大堆头发的一边挡住,雾切举着蜡烛快步跟进迷宫似的一本道试图追上前面两人。柜间尽头是一堵墙壁的死路,转头往旁边一看才看见有前进的门。
门后是挂着许多布帘的阴暗大房间。拨开布帘一边提防前方有事物一边寻找别组身影的雾切,终于在前面不久看见了同样举着蜡烛找路的百田和罪木。
“喔!你们也跟上来了啊,来这边来这边。”
“别顾着那么急赶路嘛雾切ちゃん,我们后面没有蜡烛看不见啦——”
“明白了。……在这边。”
对两人做出不好意思麻烦稍等一下手势的雾切,返身将蜡烛往身后方向照拉上来了后面的两人,“继续走吧。”
“交给我吧!”
维持着有些慢的速度但还是跟在了百田组身后,经过似乎在转圈的布帘房间最终抵达的是泛着蓝色灯光的教室。黑板前坐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女性。在几人走近房间一侧的门时,突然也从盆栽后面钻出来一位搬着课桌大吼的女鬼。
“嗷——”
“!??!!”
“哇啊!有驱魔令喔!有驱魔令!”
像是真的害怕令牌一样女鬼没有前进就停在了原地吼叫。百田和罪木趁机上前去开课室侧面的门,只不过——
“——不会吧、打不开啊这个?”



——TBC。
————————————————
写好长啊我累了怎么都是在雾切视角因为是我写的吗(是的
聚会的只有前四人,百田和罪木是偶然凑人数的、但是超酷。
第二篇什么时候?指不定明天晚上吧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35)

  1. 白百合少年蓝。阿斯蒙迪爾。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王马役((和鬼打招呼超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