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弹丸论破线下聚会 - 密室逃脱(4)

好久没更新了!本章有非常短暂的cp倾向根本不明显的最吉最互动,cp洁癖注意避雷。

1(雾切视角):http://asmoder.lofter.com/post/295ae9_e599762

2(王马视角):http://teensblue.lofter.com/post/30cc2b_e6800b3

3(雾切视角):http://asmoder.lofter.com/post/295ae9_e71b9b4

 

 

 

 

于黑暗中亮起了幽绿的光。

那是一条笔直的线,由右侧高处的墙壁上照射下来,终点是左侧墙壁低一些的位置。

“是很漂亮的绿色光呢……”

这样说着的梦野对着光伸出了手,然而立刻就被最原制止了:“是碰到就会触发的开关也说不定,在此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但是、这个光的位置还算高,不像是轻易就会碰到的类型。而且躲避一条线也太容易了,感觉并不是那种机关。”

“にしし、试一下不就好了吗——?”

像是为了验证雾切的话一般,王马的手碰到了光,这一次最原没能拉住他。光照射在他的掌心,王马晃了晃手,折射出来的光照亮了右侧的墙壁。

“什么都没有——”

“是照明光源呢。谁来接替一下继续按着按钮?”

于是最原和雾切交换了位置,由王马翻转手掌调整照明的方向,梦野和雾切对着墙面仔细观察,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奴家出去看看还有什么没有用上的……呼——!”

“那我也去。最原さん和王马さん来继续调查吧。”

“欸、我们两个吗?!”

还没等最原反应过来两个少女就已经钻出了狭窄的空间。最原换了一只手按按钮的同时抬起头来打量这个小小的空间,然后不可避免地看向了王马。

绿光照射着一张惨白的脸。

“哇啊!”

“にしし、是我哦——”

“不要吓人啊!”

王马似乎是对最原的反应很满意,笑得很明朗。他从身上摸出之前收集到的木质花中的一朵:“最原ちゃん不要松手哦,我看一下——呜哇!”

试图用绿光照射花观察有没有什么的结果就是被光照到了眼睛。最原赶紧松开了手熄灭灯光:“王马くん?!”

“啊、没事没事——。”

王马揉了揉眼睛:“那么开门的线索也不在花上呢……呐、最原ちゃん。”

“?”

“既然你是超高校级的侦探的话,这种问题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吧。——罪犯为了掩盖自己的犯罪手法,一般都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处理线索?”

“我是民事侦探啊……”

虽然这么说,但在这种情况下王马应该是不会提问没有意义的问题的。

“毁灭证据,用其他的方式掩盖证据——追根究底的话,不外乎这两种手段吧。”

“那么在密室里的话,会用哪一种?”

“密室……?虽然不是犯罪,但机关应该都是被掩盖起来的吧。”

“那、最原ちゃん觉得这灯光是做什么用的?”

“做什么……?”

最原稍微有些茫然,而王马已经凑了过来,把手覆在他按着按钮的手上,然后——

“等一下、灯……!”

黑暗中王马嘻嘻笑了起来:“自己去看吧,最原ちゃん。”

 

自己去看?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最原还是去查看墙壁了。凭着记忆查看灯光照射的位置,用手接触——

“咦、按钮?”

最原按下了按钮。短暂而沉重的摩擦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雾切和梦野也拿着剩下的木质花回来了。

“找到了吗?”

“是的、在激光照射的地方……”

一直按着按钮,暗门慢慢打开了。以雾切为首,王马、梦野、最原依次进入了最后一个房间。

 

 

最后一个房间里有好几个大箱子,四个人很快分散开行动了。

“箱子不能完全打开……里面都是金条……”

“反正也是假的啦梦野ちゃん就不用想了!”

“奴家还什么都没说呢吧……!”

“这里有羊皮卷。”

于是三个人围到最原的身边去读羊皮卷。

“……这字好丑。”

“……这文案是哪个中二病写的?”

雾切并不理会两个跑偏重点的人:“总之是要知道金条的数量是吧,我知道了。”

雾切和梦野分头开始数金条的数量,最原则继续搜寻有没有其他的羊皮卷。无所事事的王马目光落在了屋内桌上摆放的天平上。

那是一个没有调平的天平,左侧高高地翘着,没有具体的数字,只有大致的刻度。

他试着晃了晃,拿不起来。

“会不会和杀0天使的毒气室一样是天平机关?”

他自言自语着拨弄天平,没有任何反应。

“欸——”

非常随意地,他把自己拿着的木质花放了上去。天平微微倾斜了一点,但还是没有调平。雾切和梦野拿来的花也在桌子上,王马把它们一枚枚堆叠到天平上去。

“——欸,原来是不一样重的吗?”


评论(2)

热度(19)

  1. 阿斯蒙迪爾。白百合少年蓝。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好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