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ma/刀男/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ff14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
恋人@岭上归鹤

论传魔的使用媒介对以太传导率的影响。(FF14/黑白魔/猫精)

五百年了我从零式西格玛回来了.jpg
黑白魔/猫精/怂逼跟暴躁老哥。






他们都说那个白魔不像白魔,倒像个恶魔。

他总是裹在黑色的暗魔长袍里,帽檐压得低低的看不清脸。亚拉戈高位手杖的前端经过处理格外尖锐锋利,沟壑里常常沾满血污。黑魔心疼杖子,总骂他不爱惜东西,精灵只是翻个白眼说武器就是拿来用的,然后把杖子丢到一边去。黑魔气不过又舍不得,只好捡起来收拾干净。

他确实不像个白魔。他的幻杖上总是燃烧着热烈的以太,仿佛要将世界灼伤一般炸开耀眼的白光。神圣对以太和身体的损耗都剧烈得不像话,他全然不当回事,反手划下去用幻杖的尖端撕裂皮肉,凶狠得像个近战。血液层层叠叠泼在他的衣服上,别人的,自己的,可那袍子本来就黑红一片,浸上再多血也看不出什么。一场战斗下来他像在血池里泡了澡,黑魔鼻子好使,总嫌他味道重塞到温泉里去,末了还得把他的袍子拿去缝。

他们住在一间房子里。白魔出了名的暴躁,没人和他一起住,黑魔的钱烧了换成一身高品质满禁断装备,就差在大马路上喝西北风。上层给书堆得满满当当,浴室厨房卧室全都在楼下安排,白魔睡单人床,黑魔打地铺,头顶脚底又是一堆书和几个药瓶。

白魔总是一个人出去又一个人回来,带着一身轻轻重重的伤。后来混熟了黑魔也就跟着去——他坚称这是帮白魔分担压力,结果差点一脚踩进陷阱。一股强大的以太把他硬生生扯回来,他撞到白魔怀里,精灵冷着脸把他往安全区的另一边推过去,他一句骂娘没说出来,看见火焰砸在白魔身上和地面一起灼黑。

到家的时候白魔快没有意识了,以太的波动和呼吸都微弱地可怜。黑魔把他泡到水里,剥一颗融化的硬糖般扒他的衣服。长袍底下的身体像个破布娃娃,纵横交错全是缝缝补补的痕迹。他不会治疗,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笨拙地往伤口上抹药打绷带,活生生把白魔捆成半个木乃伊。

白魔还是不醒。以太并没有恢复多少,失血强迫身体尽力节约能源,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看起来和死人并无区别。黑魔把他拖抱到床上去,生命之咒杖并不能给人灌输生命力,他鬼迷心窍,贴上白魔泛凉的嘴唇。

咒杖的以太折损是百分之多少来的,好像不同材质的折损率不同……体液传导应该是转化率最高的——他脑子里乱七八糟跑火车,自欺欺人给自己找借口,把唾液和以太一起送过去。白魔跟个睡美人般毫无生气,倒是他自己吓得尾巴耳朵都绷得笔直,差点在嘴唇上咬个猫牙印出来。

第二天白魔照常早早出门。他像有一千条命,用死一个还有一个,不过一晚上便恢复得像个没事人。黑魔睡醒的时候还是躺在地板上,四仰八叉,脚搭在萨雷安大辞典上。他爬起来,觉得有什么晃眼,低头一看咒杖在枕头边,不知道让谁给擦得发亮。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