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少年蓝。

原名Yuriko,现名少年蓝。
填词,v家,全职高手,乖离,刀男,阴阳师,弹丸论破,守望先锋,fgo。
使用填词请向作者申请授权。
拒接cp向填词。
微博@白百合少年蓝_忙着谈恋爱
恋人@岭上归鹤

[都市paro/双花]生命不过是你我相爱然后慢慢老去[短篇已完结]

最后决定叫都市paro。设定该世界接受同性恋且同性恋可以结婚。
短篇,ooc可能,he吧算是。
没啥太虐的,没肉,真·流水账注意。
这都能接受你就赢了√


[都市paro/双花]生命不过是你我相爱然后慢慢老去

文:加蓝
BGM:zero - bump of chicken


张佳乐是名庭园设计师。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庭园设计师其实跟古玩行一样,都是个暴利的行业。庭院的图纸要几十万,那么庭园的图纸就要几百万,这就是档次的差别,更注重实用性的庭院自然比不上更注重品味的庭园。
张佳乐在业界挺有名,有所他设计的庭园还进了国家园林展。他设计的庭园很南方,透着江南水乡的旖旎风情,一如他看上去给人的印象,美丽且婉约。他的庭园无论是大是小,总有着数不清的花,壁画或窗雕或是真的花,在不同的季节夭夭的盛放。他自己也如夏天盛放的花,耀眼明媚又朝气蓬勃。
但他喜欢的人却是个完全不像花的人。
孙哲平是义斩中学的老师,跟张佳乐高中做同桌,毕业后去了省篮球队,跟去了大学的张佳乐再没联系。一次比赛的时候手伤,从省篮球队退下来去了义斩中学——高中的时候校篮球队一位高一生楼冠宁的父亲开的私立高中当篮球部教练。有天下午孙哲平给学生演示单手扣篮,手起球落惊起一群小女生激动的尖叫。他随手撩起球衣擦干,一抬头看见楼冠宁跟一个扎着小辫的人站在一起。那个人看着他,笑得一脸遮不住的灿烂。

后来孙哲平就跟张佳乐住一起了,张佳乐的公寓大而且离义斩中学近,步行也不过就十分钟。张佳乐没庭园设计的日子闲得打滚,睡觉追番打游戏三分天下,没人说的话估计没人猜得出来这就是南方园林的设计大手。孙哲平虽然作息也不是很规律,但跟张佳乐基本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的作息比起来简直规律得可怕。孙哲平想帮张佳乐规律一下作息,结果计划还没实施张佳乐就接到了新的订单。订单是个要结婚的男人下的,他是北方人他未婚妻是南方人,他就想在北方的老家给未婚妻建一所南方园林。在北方建南方园林难度很大,偏偏张佳乐就喜欢接有挑战性的单子,二话不说接了单发了短信给孙哲平就拎着行李箱就上了去北方的列车。五个小时的车程,列车穿过茫茫的树林麦田擦过城市的边缘,张佳乐靠在车座上昏昏欲睡,手机响起来他迷迷糊糊接通,听见那边孙哲平的声音。喂,你下车以后去机场,我的航班比你晚到一个半点儿。
……啊?张佳乐还没睡醒,脑子里一团浆糊。
我说,我过去找你。
你干嘛?!这下张佳乐算是清醒了,一下急了。不是马上就要高中篮球对抗赛了吗你不带队找我来干嘛?!
电话那边顿了顿,你比比赛重要。

高中的时候张佳乐已经开始留长发,可惜扎不起小辫头发只能软绵绵的贴在脖颈上。孙哲平已经练出一身均匀的肌肉,每天晚自习的时候去体校训练等快下自习就骑着自行车回来接张佳乐。往往是张佳乐特自然的往后车座上一坐胳膊抱上孙哲平的腰,然后俩人在一片女生暧昧的目光中骑车走人。
整个高中时代孙哲平都借住在张佳乐家。初三的时候孙哲平父母离异,孙哲平跟了父亲。孙父经商,一年到头也没几天在家,孙哲平就拿着住宿费去了张佳乐家住。张佳乐父亲早逝母亲离家出走,家里就剩下奶奶。老人乐得多个孩子跟自己过日子,仨人就这么过了三年。
高考完后孙哲平就要去省体育学院封闭式训练,坐车去报道那天太阳毒辣辣的热,把张佳乐晒得活像脱水的花。火车鸣笛进站,张佳乐刚一转身就听见孙哲平有些嘶哑的声音喊他,乐乐。乐乐。
干嘛。张佳乐回头,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扣上他的肩膀,把他按在厅柱的阴凉处。
滚烫的唇烙印一样落在他的唇上,像单方面的吞噬又像两个人的对抗。他们把吻接得如同困兽相斗,张佳乐的背抵在柱子上硌得生疼,柱子的凉气渗入骨髓。广播打断了困兽的战斗,孙哲平拉起行李箱大步向车站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少年的心事彼此隐瞒却又心知肚明,张佳乐只盼时间能杀死他对孙哲平的喜欢。过去的七年里他从没谈过恋爱,因为心底总存着一个滚烫的吻,带着累累伤痕。直到第八年都要结束,他以为或许能够平静一些,却不料孙哲平再次撞入他的生命,以一个强硬不屈的姿态。

园林图纸完成的时候是十二月上旬,楼冠宁给孙哲平打电话问今年的元旦晚会还要不要去。今年可以带家属来,电话里楼冠宁的声音都是带着笑音的。不给张设计师放个烟花吗孙老师,比如求婚之类的?
孙哲平就笑了,好啊。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张佳乐根深蒂固的宅属性全怪他所在的霸图工作室的几位。除了每天都跑步的张新杰会计跟每天跑业务的林敬言业务员外,其他人都是彻头彻尾的死宅苗子。张佳乐不用去工作室上班更是宅得淋漓尽致,卧室厨房卫生间三点一线无比简洁。孙哲平跟他说元旦晚会的时候他觉得腿都没劲儿了,可还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晚会的时候俩人一起出现顿时吸引不少注意力,以前学生们只偷着猜测孙教练跟负责学校翻修的张设计师是不是有什么关系,这下猜都用不上了人直接就摆给你们看。新闻部的一个学生忍不住好奇隔着好远的人群喊,孙——教——练——那——是——你——男——朋——友——吗——
全场一下子安静了,然后就看孙哲平特大方的把张佳乐往怀里一圈,你猜。

元旦晚会十一点结束,烟花燃放是十二点。学校里摆开了小吃街给学生们打发时间,孙哲平拉着抱着一堆食物的张佳乐上了教学楼天台,往下看人群熙熙攘攘如同波浪。烟花突然炸裂,人群欢呼,如同沸腾的海洋。
一片烟花中,张佳乐注意到一片粉色为主的烟花。它们构成了一副抽象的花形纹样,很吸引张佳乐的视线。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肩,指了指粉色的纹样。
喜欢吗。
你放的?
嗯,我让楼冠宁帮我订的。
挺好看。
忽然整个人被扯进怀里,孙哲平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
过几天,去登记吧。
他们在绚烂的烟花下接吻,和缓而温柔。张佳乐忽然想起在网上看过的一句话。
人生不过是你我相爱然后慢慢老去。

评论(3)

热度(30)